您的位置:

首页> 玄幻仙侠> 鹿鼎记之母子情缘

鹿鼎记之母子情缘 - 鹿鼎记之母子情缘

一、
 扬州的大街小巷他无不烂熟,几乎闭了眼睛也不会走错,不多时韦小宝便来
到瘦西湖畔的鸣玉坊,隐隐只听得各处门户中传出箫鼓丝竹,夹着猜拳唱曲、呼
喝六。这些声音一入耳,当真比钧天仙乐还好听十倍,心中说不出的舒服受用。
 走到丽春院外,但见门庭依旧,跟当年离去时并无分别。
 他悄悄走到院侧,推开边门,溜了进去。
 他蹑手蹑脚的走到母亲房外,一张之下,见房里无人,知道母亲是在陪客,
心道:「辣块妈妈,不知是哪个瘟生这当儿在嫖我妈妈,做我的乾爹。」
 走进房中,见床上被褥还是从前那套,只是已破旧得多,心想:「妈妈的生
意不大好,我乾爹不多。」
 侧过头来,见自己那张小床还是摆在一旁,床前放着自己的一对旧鞋,床上
被褥倒浆洗得乾乾净净。走过去坐在床上,见自己的一件青布长衫摺好了放在床
角,心头微有歉意:「妈是在等我回来。他妈的,老子在北京快活,没差人送钱
给妈,实在记心不好。」横卧在床,等母亲回来。
 妓院中规矩,嫖客留宿,另有铺陈精洁的大房。众妓女自住的小房,却颇为
简陋。
 年青貌美的红妓住房较佳,像韦小宝之母韦春芳年纪已经不小,生意冷落,
老鸨待她自然也马虎得很,所住的是一间薄板房。
 韦小宝躺了一会,忽听得隔房有人厉声喝骂,正是老鸨的声音:「老娘白花
花的银子买了你来,你推三阻四,总是不肯接客,哼,买了你来当观世音菩萨,
在院子里供着好看幺?打,给我狠狠的打!」
 跟着鞭子着肉声、呼痛声、哭叫声、喝骂声,响成一片。
 这种声音韦小宝从小就听惯了,知道是老鸨买来了年轻姑娘,逼迫她接客,
打一顿鞭子实是稀松平常。小姑娘倘若一定不肯,什幺针刺指甲、铁烙皮肉,种
种酷刑都会逐一使了出来。
 这种声音在妓院中必不可免,他阕别已久,这时又再听到,倒有些重温旧梦
之感,也不觉得那小姑娘有什幺可怜。
 那小姑娘哭叫:「你打死我好了,我死也不接客,一头撞死给你看!」
 老鸨吩咐龟奴狠打。
 又打了二、三十鞭,小姑娘仍哭叫不屈。
 龟奴道:「今天不能打了,明天再说罢。」
 老鸨道:「拖这小贱货出去。」
 龟奴将小姑娘扶了出去,一会儿又回进房来。
 老鸨道:「这贱货用硬的不行,咱们用软的,给她喝迷春酒。」
 龟奴道:「她就是不肯喝酒。」
 老鸨道:「蠢才!把迷春酒混在肉里,不就成了。」
 龟奴道:「是,是。七姐,真有你的。」
 韦小宝凑眼到板壁缝去张望,见老鸨打开柜子,取出一瓶酒来,倒了一杯,
递给龟奴。
 只听她说道:「叫了春芳陪酒的那两个公子,身边钱钞着实不少。他们说在
院子里借宿,等朋友。这种年轻雏儿,不会看中春芳的,待会我去跟他们说,要
他们梳笼这贱货,运气好的话,赚他三、四百两银子也不希奇。」
 龟奴笑道:「恭喜七姐招财进宝,我也好托你的福,还一笔赌债。」
 老鸨骂道:「路倒尸的贱胚,辛辛苦苦赚来几两银子,都去送在三十二张骨
牌里。这件事办得不好,小心我割了你的乌龟尾巴。」
 韦小宝知道「迷春酒」是一种药酒,喝了之后就人事不知,各处妓院中用来
迷倒不肯接客的雏妓,从前听着只觉十分神奇,此时却知不过是在酒中混了些蒙
汗药,可说寻常得紧,心想:「今日我的乾爹是两个少年公子?是什幺家伙,倒
要去瞧瞧。」
 他悄悄地溜到接待富商豪客的「甘露厅」外,站在向来站惯了的那个圆石墩
上,凑眼向内张望。
 以往每逢有豪客到来,他必定站在这圆石墩窥探,此处窗缝特大,向厅内望
去,一目了然,客人侧坐,却见不到窗外的人影。
 他过去已窥探了不知几百次,从来没碰过钉子。但这一看之下,血脉贲张,
阳具陡大起来!
 只见厅内红烛高烧,母亲全身赤裸,雪白丰腴的肉体一丝不挂,头上插了一
枝红花,正在陪笑给两个客人斟酒。
 韦小宝欲火中烧盯着母亲,心想:「原来妈还这幺性感,这门生意还有得做
啦,这两个瘟生,叫她来陪酒真他妈有眼光。妈的小调唱得又不好听,他们铁定
只是为了操她啦!倘若是我来逛院子,倘若她不是我妈,我也要操死她。」
 转念一想,终究是自己妈妈,礼俗所禁,只好在心中轻叹一口气。但是一双
色眼依旧死死的盯着母亲的丰乳肥臀,狂吞馋涎。
 只听他母亲笑道:「两位公子爷喝了这杯,我来唱个『相思五更调』给两位
下酒。」
 韦小宝暗暗叹了口气,心道:「妈的小调唱来唱去只是这几支,不是『相思
五更调』,就是『一根紫竹直苗苗』,再不然就是『一把扇子七寸长,一人扇风
二人凉』,总不肯多学几支。她做婊子也不用心。」
 转念一想,险些笑了出来:「我学武功也不肯用心,原来我的懒性儿,倒是
妈那里传下来的。」
 忽听得一个娇嫩的声音说道:「不用了!」
 这三字一入耳,韦小宝全身登时一震,险些从石墩上滑了下来,慢慢斜眼过
去,只见一只纤纤玉手挡住了酒杯,从那只纤手顺着衣袖瞧上去,见到一张俏丽
脸庞的侧面,却不是阿珂是谁?
 韦小宝心中大跳,惊喜之心难以抑制:「阿珂怎幺到了扬州?为什幺到丽春
院来,叫我妈陪酒?她女扮男装来到这里,不叫别人,单叫我妈,定是冲着我来
了。原来她终究还有良心,记得我是跟她拜了天地的老公。啊哈,妙极,妙之极
矣!你我夫妻团圆,今日洞房花烛,我将你双手抱在怀里﹍﹍」
 突然听得一个男子的声音说道:「吴贤弟暂且不喝,待得那几位蒙古朋友到
来﹍﹍」
 韦小宝耳中嗡的一声,立知大事不妙,眼前天旋地转,一时目不见物,闭目
定得一定神,睁眼看去,坐在阿珂身侧的那个少年公子,却不是台湾的二公子郑
克爽是谁?
 韦小宝的母亲韦春芳笑道:「小相公既然不喝,大相公就多喝一杯。」
 给郑克爽斟了一杯酒,一屁股坐在他杯里。
 郑克爽淫心大动,哈哈一笑,双手抓住韦春芳的一对颤巍巍的巨乳,一阵揉
搓!
 韦春芳趐麻难搔,登时「啊」的呻吟出声。
 韦小宝欲火大炽,阳具暴长,忍不住将手探入裤中,将鸡巴握在手中搓个不
停。
 阿珂喝了春酒,情欲勃发,见着郑克爽玩弄韦春芳的肥白巨乳,更是欲浪迭
生,娇靥桃红,素手向自己的胸衣掏去。
 郑克爽最喜半老徐娘,此番进丽春院,放着无数二八娇丽不要,偏偏点中韦
春芳,就是这个缘故。
 现下韦春芳一丝不挂,肉条条的倒在自己怀中任其蹂躏,早已欲火攻心,大
吼一声,将韦春芳按倒在桌上,自己脱了个精光,挺起六寸长的鸡巴扑了上去!
 郑克爽一手在韦春芳的大奶子上猛揉,一手分开韦春芳雪白的大腿;韦春芳
阴户早已淫水泛滥,红黑色的阴唇湿答答的,阴核如花生米般勃起,小阴唇里边
红白嫩肉微微翻起,露出神秘诱人的阴道。
 韦小宝只觉脑袋轰的一声,鸡巴险些将裤子捅破!
 郑克爽淫笑一声,将右手中指放在口中舔舔,然后拨开韦春芳的两片阴唇,
「扑吱」一声将中指插了进去。
 韦春芳猛的将肥臀向上一挺,发出一声呻吟。
 郑克爽越插越急,韦春芳浪叫迭起,淫水飞溅,红白两色的阴道壁肉不断翻
出翻进。
 郑克爽狞笑道:「我的亲娘,作了这幺久婊子,浪穴还这幺紧,他妈的,呆
会儿操死你!」
 韦春芳浪叫道:「大鸡巴哥哥,你操死我吧!操死我的小浪穴!」
 阿珂意乱神迷,只觉全身燥热难当,一阵趐趐麻麻的感觉从她的处女嫩穴如
烈火般烧至全身。
 眼见郑克爽面目狰狞,压在全身赤裸的半老徐娘身上大施淫虐,耳中又不断
听见韦春芳淫声浪语,更激起了她最原始的情欲!
 阿珂娇喘吁吁,「嘶」的一声将身上的衣裳扯落在地,雪白粉嫩的丰腴娇躯
紧紧裹在艳红色的肚兜里。
 韦小宝欲火中烧,恨不得立即冲进屋里,将郑克爽宰了,然后尽情强奸母亲
白肥的肉体!
 郑克爽猛的摔了韦春芳一个耳光,骂道:「骚  ,让儿子我操死你!」用手
指将韦春芳阴唇掰开,扶正自己坚硬如铁的鸡巴,狠狠的捅入韦春芳的阴道!
 这一下来势凶猛,并且阴茎过于粗大,骤然插入令韦春芳无法消受,惨叫一
声。
 郑克爽发觉韦春芳的小穴,竟然比少女更紧更暖,他的大阳具插在阴道里,
虽然差点剥了皮,可是却觉得全身通体舒畅,可惜只进去了二寸多。
 他本来对韦春芳没有一点儿怜香借玉之心,只想狠狠的奸淫她,发泄兽欲,
于是再一挺屁股,将鸡巴完全插入!
 韦春芳又是一声惨叫,只见她一阵抽搐,娇躯不住的颤抖,「隆」然一声,
双手双脚垂下,就此晕死过去。郑克爽正在兴头上,而且他的大阳具也全根尽没
了,这是很舒服又美妙的感觉,原来,韦春芳的小洞洞出奇的窄,大阳具在她的
小洞洞中,好像被一团肉所夹住一样。
 他仰起了上半身,使得立在桌边的双脚能站的稳,而大阳具还插在她的小洞
洞中,现在,他好整以暇的狠狠的猛操这个淫浪的赤裸妓女!
 她那对巍颤颤的大乳房﹍﹍那紫黑色的坚硬的一对乳头,就像一对眼睛似的
向他眨眼,郑克爽受不了﹍﹍他要发泄﹍﹍要疯狂发泄,奸死胯下的这个女人。
 于是他一双魔爪并出,抓住她的大乳房,像捏软球一样的又揉又弄,同时疯
狂的挺动着屁股,将大鸡巴一次又一次的插进韦春芳的烂穴中。
 她的乳房不知是被挤压的发痛,还是穴里快感丛生,使她不久就苏醒过来。
 韦春芳颤抖地说:「大鸡巴儿子,干死我,操我﹍﹍奸淫我﹍﹍」
 郑克爽听她淫声又起,欲火更加高涨,满脸淫欲横生,肌肉变形,说不出的
邪恶狰狞:「臭婊子,贱人,儿子我要干穿你的烂穴!操死你!操死你!」
 郑克爽一口咬住韦春芳的大奶头,死命的吮吸,一手抬起她肥白的大腿,将
鸡巴扎入她阴道更深处。
 韦春芳倒吸一口凉气,快乐得浪声大叫:「乖儿子﹍﹍亲儿子﹍﹍娘好快活
﹍﹍好幸福﹍﹍哦﹍﹍哦﹍﹍你的大鸡巴﹍﹍真要命﹍﹍干死亲娘了﹍﹍哦﹍﹍
哎唷﹍﹍亲哥哥﹍﹍我被你操得好爽﹍﹍哎唷﹍﹍哎哦﹍﹍亲哥哥丈夫﹍﹍哦哦
﹍﹍哦﹍﹍你放心玩﹍﹍玩死了﹍﹍哎唷﹍﹍也不要﹍﹍你偿命﹍﹍哎唷喂﹍﹍
快把我玩死了﹍﹍我可等不及了﹍﹍」
 她美艳的脸上春意横流,水蛇般扭动着白嫩的腰腹,肥臀也一上一下的迎合
着,她的胴体乱颤,已被刺激到了高峰,小阴道的淫水一阵接一阵不停的渗出,
郑克爽赫赫乱喘,大龟头被摩擦得又稣又麻。
 抽插了几百下后,发觉韦春芳的小淫穴有了松动的感觉,猛然将大鸡巴抽了
出来,又狠狠的插了进去,改用三浅一深,狂轰烂炸,这样连续了几十下,韦春
芳已被插得魂儿都出了窍。
 阿珂摊倒在地,浑身赤裸,一对晶莹粉嫩的奶子高高耸起,艳红色的乳头在
灯光下闪着诱人的光泽。玉手纤纤,一边在自己乳房上轻柔重抹,一边探入自己
两腿之间的隐秘地带。
 韦小宝头脑一片空白,疯狂的套动着阴茎,想像母亲在自己身下呻吟展转,
媚眼如丝的迎合奸淫,心中如惊雷怒水般的翻腾:「妈,你这个骚婊子,我要操
烂你的穴!」
 欲火烈焰,愈燃愈旺,郑克爽与韦春芳全失去了理智,疯狂地性交;郑克爽
的大鸡巴所带来的阵阵快感使得她被烈火烧得如痴如醉,只知道拼命的挺耸着臀
部,迎接奸淫。
 郑克爽插得红了眼,一下一下的将鸡巴连根扎入韦春芳的阴道深处,直抵子
宫:「娘,我的亲娘﹍﹍你的小洞洞好美好窄好紧好暖﹍﹍好舒服﹍﹍我要奸死
你﹍﹍把你奸死﹍﹍反正不要赔命﹍﹍」
 韦春芳用迷迷糊糊的鼻音,呻吟着:「亲丈夫﹍﹍哦﹍﹍哦﹍﹍你的大鸡巴
﹍﹍把我的小洞洞插破了﹍﹍哦哦哦﹍﹍我的花心让你操得好痛快好痛快﹍﹍哦
﹍﹍哎唷喂﹍﹍操死你亲娘吧﹍﹍娘绝不怪你﹍﹍哦哦哦﹍﹍我受不了了﹍﹍麻
死我了﹍﹍丢了丢了﹍﹍娘要丢了」
 「哦﹍﹍哦哦﹍﹍我受不了了﹍﹍」郑克爽的大阳具也青筋毕现了,他气喘
如牛的抽插着,愈来愈勇猛。
 她不停的抽插着,喘着气,急急的嚷道:「啊啊啊啊﹍﹍娘丢了﹍﹍小浪穴
丢了﹍﹍哦哦哦哦哦!!!」
 她突然两眼翻白,如八爪鱼般死命的抱住郑克爽,浑身抽搐,然后就像垂死
的人似的,瘫痪了,一股温热的阴精从阴道口冒了出来。
 郑克爽弯起了身,亲吻着韦春芳的香唇,双手握着大乳房,臀部更猛更烈的
后退前进,让大阳具威风凛凛,不可一世的在韦春芳的小洞洞中乘风破浪,冲锋
陷阵。
 阿珂夹紧粉嫩修长的大腿,手紧紧的在大腿夹缝里上下刺激幼嫩的阴核,声
声娇喘引得窗外的韦小宝更加情难自禁!
 他眼看着自己母亲的肉体被仇人兼情敌肆意奸淫,显现出各种淫浪不堪的姿
态,心中被欲火,怒火纠缠充填,一边咬牙切齿,一边狠命的套弄自己八寸长的
大鸡巴。
 「哦﹍﹍哦哦哦﹍﹍我﹍﹍我真的要被﹍﹍哎哦﹍﹍被亲儿子玩死了﹍﹍哦
哦﹍﹍」韦春芳被操得醒了过来,她已气若游丝,软绵绵的躺在桌上,任凭郑克
爽疯狂奸淫。
 郑克爽强忍射精的欲望,他要更强有力的发泄,所以拉起她的双腿,架在肩
上,采取「老汉推车」,有如千军万马般的攻击她;双手也加重了劲道,他毫无
怜香惜玉之心,又握又捏,又揉又搓,好像存心要把她胸前的这对乳房推平捏碎
方为罢休似的。
 韦小宝已经到了最后关头,紧盯着郑克爽乌黑的大鸡巴在母亲雪白的两腿间
进进出出,抽插得淫水四溅,只觉得阴囊越来越紧,一股凉飕飕的感觉从背脊向
会阴一路滑落。
 郑克爽再次将头埋入韦春芳的大乳房,又啃又吸,阴茎「啪啪」的抽打着她
的阴户。
 韦小宝再也忍受不了,只觉得阴茎在手中猛然暴涨,一股不可遏止的快感蓦
的爆发出来,他低吼一声,龟头喷出大量精液!
 韦春芳好像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似的,紧咬银牙,有气无力的低吟:「亲儿子
﹍﹍哎唷﹍﹍小丈夫﹍﹍哦﹍﹍你这大鸡巴的冤家﹍﹍嗯嗯﹍﹍我已丢了好几次
了﹍﹍你﹍﹍你怎幺还不射精﹍﹍哎唷喂﹍﹍我﹍﹍我会被你干死的﹍﹍」
 「臭婊子干死你,干死你。」郑克爽疯狂的叫着。
 他已干得满脸通红,眼花腰酸,力道也渐衰,有过经验的他,知道自己已到
紧要关头,于是逞其余威,大鸡巴拼命似的再顶六、七下。
 蓦地,他身子打个寒颤,嘶声的吶喊:「哎唷﹍﹍我的亲娘﹍﹍我﹍﹍我也
要射精了。」
 龟头上的马眼一张,「滋」的一声,一股黏黏的,又浓又烫的阳精就像排山
倒海般的冲向花心,韦春芳的花心被阳精烫得都发了麻,不由玉体不断的打抖。
 她爽得呼呼大叫:「哎唷﹍﹍亲哥哥﹍﹍太美了﹍﹍哦﹍﹍哦﹍﹍」
 她一面叫着,一双玉手把他搂得死紧,直到他射完了精,才松了手,两人此
时气喘嘘嘘,躺在床上已无法动弹了。郑克爽更是累得像只老牛,眼皮子也不想
睁了,猛喘着气,不一会儿,便沉沉睡去。
 屋内阿珂业已通过玉手自慰抵达性欲高潮,委顿在地,昏昏谁去;窗外韦小
宝却越想越怒,心想道:「那日在广西柳江边上,你哀求老子饶你狗命,罚下重
誓,决不再跟我老婆说一句话,今日竟然一同来嫖我妈妈。嫖我妈妈,那倒也罢
了,你跟我老婆却不知已说了几千句、几万句话。那日没割下你的舌头,实是老
子大大的失策。」
 正自己胡思乱想间,韦春芳已披上衣服,蹑手蹑脚的走了出来。
 韦小宝心中又酸又怒又苦,突然间头顶一紧,辫子已给人抓住。
 他大吃一惊,跟着耳朵又被人扭住,待要呼叫,听到耳边一个熟悉的声音低
喝:「小王八蛋,跟我来!」
 这句「小王八蛋」,平生不知已给这人骂过几千百次,当下更不思索,乖乖
的跟了便走。

二、  抓他辫子、扭他耳朵之人,手法熟练已极,那也是平生不知已抓过他、扭过
他几千百次了,正是他母亲韦春芳。
 两人来到房中,韦春芳反脚踢上房门,松手放开他辫子和耳朵。
 韦小宝叫道:「妈,我回来了!」
 韦春芳向他凝视良久,突然一把将他抱住,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。
 韦小宝笑道:「我不是回来见你了吗?你怎幺哭了?」
 韦春芳抽抽噎噎的道:「你死到哪里去了?我在扬州城里城外找遍了你,求
神拜佛,也不知许了多少 心,磕了多少头。乖小宝,你终于回到娘身边了。」
 韦小宝笑道:「我又不是小孩子了,到外面逛逛,你不用担心。」心中却颇
为歉疚。
 他被母亲抱在怀中,软玉温香,母亲身上熟悉的气息以及交欢方毕的淡淡味
道都一齐袭入鼻中,令他剎那之间再次心旌摇蕩,片刻之前母亲赤身裸体与人疯
狂交欢的情景又历历在目。登时他小腹之间又陡然升起一股原始的邪恶情欲,欲
火迅速窜了上来,使得韦小宝阳具暴涨,喉咙发痒。
 他生怕阳具顶着母亲小腹,连忙轻轻将母亲向外一推。
 韦春芳泪眼模糊,见儿子长得高了,人也粗壮了,心下一阵欢喜,又哭了起
来,骂道:「你这小王八蛋,到外面逛,也不给娘说一声,去了这幺久,这一次
不狠狠给你吃一顿笋炒肉,小王八蛋也不知道老娘的厉害。」
 所谓「笋炒肉」,乃是以毛竹板打屁股,韦小宝不吃已久,听了便忍不住好
笑。想起十一二岁时,最常被母亲剥了裤子,压在床上「笋炒肉」,当时正是方
甫发育之时,已初知男女之事;母亲一边抽打他臀部,一边因用力之故,乳峰乱
颤,此等景像常令韦小宝血脉贲张。
 某次韦春芳方与嫖客云雨,亵裤未穿,便因韦小宝偷人钱物责罚于他,韦小
宝趴在椅上,一边挨打,一边瞅见母亲裙角开处,大腿雪白,衣裳摆舞之间,春
光毕现,那乌黑的阴毛,殷红微启的阴唇令他剎那间丢盔弃甲,一泻千里。
 自此之后,韦小宝便常常故意选择在母亲与人性交之时偷鸡摸狗,以赚此处
罚。
 想到往事,韦小宝更加情难自禁,口乾舌燥。
 韦春芳见儿子莞尔既而发呆,也笑了起来,摸出手帕,给他擦去脸上泥污;
擦得几擦,一低头,见到自己一件缎子新衫的前襟上又是眼泪,又是鼻涕,还泄
上了儿子脸上的许多炭灰,不由得肉痛起来,啪的一声,重重打了他一个耳光,
骂道:「我就是这一件新衣,还是大前年过年缝的,也没穿过几次。小王八蛋,
你一回来也不干好事,就弄髒了老娘的新衣,叫我怎幺去陪客人?」
 韦小宝见母亲爱惜新衣,闹得红了脸,怒气勃发,更增妩媚之色,顿淫心大
动,心中打定主意:「娘,我非奸淫你不可!」
 嘴上笑道:「妈,你不用可惜。明儿我给你去缝一百套新衣,比这件好过十
倍的。」
 韦春芳怒道:「小王八蛋就会吹牛,你有个屁本事?瞧你这副德性,在外边
还能发了财回来幺?」
 韦小宝道:「财是没发到,不过赌钱手气好,赢了些银子。」
 韦春芳对儿子赌钱作弊的本事倒有三分信心,摊开手掌,说道:「拿来!你
身边存不了钱,过不了半个时辰,又去花个乾净。」
 韦小宝笑道:「这一次我赢得太多,说什幺也花不了。」
 韦春芳提起手掌,又是一个耳光打过去。
 韦小宝一低头,让了开去,心道:「一见到我伸手就打的,北有公主,南有
老娘。」
 伸手入怀,正要去取银子,外边龟奴叫道:「春芳,客人叫你,快去!」
 韦春芳道:「来了!」到桌上镜箱竖起的镜子前一照,匆匆补了些脂粉,说
道:「你给我躺在这里,老娘回来要好好审你,你﹍﹍你可别走!」
 韦小宝见母亲眼光中充满了担忧的神色,生怕自己又走得不知去向,笑道:
「我不走,你放心!」
 心想:「我的亲娘,我要奸淫你一生一世,天打雷劈,也决计赶我不走。」
 韦春芳骂了声「小王八蛋」,脸有喜色,掸掸衣衫,走了出去。
 韦小宝在床上躺下,拉过被来盖上,只躺得片刻,韦春芳便走进房来,手里
拿着一把酒壶,她见儿子躺在床上,便放了心,转身便要走出。
 韦小宝知道是别的客人要她去添酒,突然心念一动,道:「妈,你给客人添
酒去吗?」
 韦春芳道:「是了,你给我乖乖躺着,妈回头弄些好东西给你吃。」
 韦小宝道:「你添了酒来,给我喝几口。」
 韦春芳骂道:「馋嘴鬼,小孩儿家喝什幺酒?」拿着酒壶走了。
 韦小宝忙向板壁缝中一张,见母亲已走远,当即一个箭步冲到桌边,在母亲
最喜欢的绿色茶壶里倒了一些蒙汗药,心道:「娘,今晚我就让你发姣发浪,让
我操个欲仙欲死!」
 过不多时,韦春芳提着一把装得满满的酒壶,走进房里来,说道:「快喝两
口。」
 韦小宝躺在床上,接过了酒壶,坐起身来,喝了一口。
 韦春芳瞧着儿子偷嫖客的酒喝,脸上不自禁的流露爱怜横溢之色。
 韦小宝道:「妈,你脸上有好大一块煤灰。」
 韦春芳忙到镜子前去察看,韦小宝立即又抓了一把蒙汗药倒入酒壶。
 心道:「他妈的,想嫖我妈,让你梦遗去!」
 韦春芳见脸上乾乾净净,哪里有什幺煤灰了,登时省起儿子又在捣鬼,要支
使开自己,以便大口偷酒喝,当即转身抢过了酒壶,骂道:「小王八蛋是老娘肚
里钻出来的,我还不知你的鬼计?哼,从前不会喝酒,外面去浪蕩了这些日子,
什幺坏事都学会了。」
 韦小宝道:「妈,那个相公要是脾气不好,你说什幺得灌他多喝几杯。他醉
了不作声,再骗那银子就容易了。」
 韦春芳道:「老娘做了一辈子生意,这玩意儿还用你教吗?」
 心中却颇以儿子的主意为然,又想:「小王八蛋回家,真是天大的喜事,今
晚最好那瘟生不叫我陪过夜,老娘要陪儿子。」拿了酒壶,匆匆出去。
 韦小宝躺在床上,一会儿气愤,一会儿得意,寻思:「老子真是福将,这姓
郑的臭贼什幺人不好嫖,偏偏来讨我便宜,想做老子的乾爹。现下被我娘榨乾了
身体,不到明早是起不来了。辣块妈妈,在我地头,还不嗤的一剑,再撒上些化
尸粉?哼哼,不急,夜里再取你狗命,老子要先和亲娘快活!」
 想到在郑克爽的伤口中撒上化尸粉后,过不多久,便化成一滩黄水,阿珂醉
转来,她的「哥哥」从此无影无蹤,不知去向,她就是想破了脑袋,也猜不到是
怎幺一回事。
 「他妈的,你叫哥哥啊,多叫几声哪,就快没得叫了。」
 他想得高兴,爬起身来,又到甘露厅外向内张望,只见那嫖客刚喝乾了一杯
酒,韦小宝大喜,母亲又给他斟酒。
 他似已颇有昏沉之意,挥手道:「出去,出去,先让我歇歇。」
 韦春芳答应了一声,放下酒壶时衣袖遮住了一碟火腿片。
 韦小宝微微一笑,心道:「我就有火腿吃了。」忙回入房中。
 过不多时,韦春芳拿了那碟火腿片进来,笑道:「小王八蛋,你死在外面,
有这好东西吃吗?」
 笑咪咪的坐在床沿,瞧着儿子吃得津津有味,比自己吃还要喜欢。
 韦小宝道:「妈,你没喝酒?」
 韦春芳道:「我已喝了好几杯,再喝就怕醉了,你又溜走。」
 韦小宝心想:「不把妈妈迷倒,奸不了她。现下好办啦。」
 说道:「我不走就是。妈,我好久没陪你睡了,你今晚别去陪那两个瘟生,
在这里陪我。」
 韦春芳大喜,儿子对自己如此依恋,那还是他七、八岁之前的事,想不到出
外吃了一番苦头,终究想娘的好处来,不由得眉花眼笑,道:「好,今晚娘陪乖
小宝睡。」
 韦小宝道:「妈,我虽在外边,可天天想着你。来,我给你解衣服。」
 他的马屁功夫用之于皇帝、教主、公主、师父,无不极灵,此刻用在亲娘身
上,居然也立收奇效。
 韦春芳应酬得嫖客多了,男人的手摸上身来,便当他是木头,但儿子的手伸
过来替自己解衣扣,不由得全身酸软,吃吃笑了起来。
 韦小宝一颗心碰碰乱跳,咽了一口口水,替母亲解去了外衣,登时母亲只剩
下大红色的肚兜与葱绿的裤子,雪白的脖颈、两条玉臂、一抹趐胸完全展现在他
的眼前。
 韦小宝喉咙里似有火烧,猛一定神,便去给她解裤带。
 韦春芳呸的一声,在他手上轻轻一拍,笑道:「我自己解。」
 忽然有些害羞,钻入被中,脱下裤子,从被窝里拿出来放在被上。
 韦小宝摸出两锭银子,共有三十几两,塞在母亲手里,道「妈,这是我给你
的。」
 韦春芳一阵喜欢,忽然流下泪来,道:「我﹍﹍我给你收着,过得﹍﹍过得
几年,给你娶媳妇。」
 韦小宝心道:「我今晚就娶你做媳妇。」吹熄了油灯,道:「妈,你快睡,
我等你睡着了再睡。」
 韦春芳笑骂:「小王八蛋,花样真多。」便闭上了眼。
 她累了一日,又喝了好几杯迷春酒,见到儿子回来更喜悦不胜,一定下来,
不多时便迷迷糊糊的睡去了。
 韦小宝听到她鼾声,试探的叫了一声:「妈?妈?」
 韦春芳黑甜正酣,丝毫不觉。
 韦小宝心跳如狂,摒住呼吸,轻轻的移身到母亲玉体侧旁,手战抖的轻轻的
揭开被子,朝里望去。
 母亲那雪白高耸的乳房在艳红的肚兜之下随着呼吸均匀起伏,那股熟悉而令
人迷狂的肉体芳香迎面扑来。
 韦小宝淫女无数,却从未如现在这般刺激紧张。他擦了擦手心的汗,缓缓将
手从下往上,探入母亲的肚兜之中。当他手指接触到母亲滑如凝脂的肌肤时,一
颗心几乎要跳出来!
 如此香滑幼嫩的肚皮,便是十几年前孕育他的所在,韦小宝颤巍巍的继续向
上摸去,一点,一点,手指突然触到一个肥嫩高耸的肉球,正是母亲的乳房!
 韦小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缓缓的将整个手掌盖在了母亲浑圆粉嫩的巨乳之
上!母亲丝毫不觉,鼾声渐重。
 韦小宝被浑身燃烧的欲火烈焰激得再无可忍受,终于伸出另一只手轻轻掀起
母亲的肚兜,顷刻间,母亲那对莹白肥嫩,巍巍颤动的巨乳便完完全全显现在淫
欲横生的儿子眼前!
 韦小宝脱去自己的衣裳,当他的裤子猛然触到他青筋怒涨的坚硬阳具,他发
出一声无法忍受的痛苦呻吟。
 他要操死他的母亲!乘着母亲昏睡之际,他要疯狂的、不顾一切的奸淫她的
肉体!什幺礼俗,什幺廉耻,都辣块妈妈滚到爪哇国去!
 韦小宝想得双目尽赤,咬牙切齿。他索性掀开被子,对着裸露出白肥巨乳昏
睡中的母亲低声喊道:「娘,我的亲娘,我要操烂你的骚穴,我要和你乱伦!」
 韦春芳好梦方酣,哪料得他的禽兽儿子就要乘此时对她滥加奸淫!她突然低
低的叫了一句梦话:「小宝,到妈怀里来﹍﹍妈好想你呀,小宝﹍﹍」
 韦小宝一听之下更是欲炎难遏,猛的压在母亲雪白丰腴的肉体上!
 兽欲如焚,他已丝毫顾不得会否惊醒母亲,一手在母亲肥乳上又揉又搓,一
手「吃」的扯开了母亲的裤腰带;同时疯狂的在母亲的脸上、发上、颈上乱亲乱
吻,大鸡巴紧紧的顶在母亲两腿之间,温暖舒适的亵裤摩擦得他的阳具又猛增近
寸!
 韦小宝喘息着向母亲微启的两瓣樱唇上吻去,母亲那如兰吐气,瞬时进入他
的鼻中,那香甜温馨的气息更成了他邪恶淫欲的催化剂,韦小宝用舌头顶开母亲
的香唇,贪婪的将舌头探入母亲口腔,展转吮吸,唇瓣、香舌、贝齿,无一不为
其所侵袭。
 韦春芳迷迷糊糊之间,丁香暗转,默渡琼津。
 韦小宝右手扯开母亲裤子向下拉落,左手将母亲肥白晶莹的巨乳向上挤起,
樱桃似的大奶头高高竖立。韦小宝一路向下吻落,舔过母亲脖颈,乳房,最后重
重的啃在母亲的大奶头上!
 他疯了似的对母亲的肥乳又挤又压,饥渴地吮吸着母亲的乳头,彷佛还想从
中吸出奶汁来!
 当他的右手将母亲的裤子拉下之时,手指忽然拂过柔软细长的绒毛,他心中
一凛,吐出奶头,不可思议的看着下面那番美丽景像,「我碰到了娘的阴毛!」
 韦小宝陡然翻身,跪在母亲两腿之间两眼发直的望着母亲的神秘私处。只见
玉腿交叉处,阴毛黑而茂密,如乱草般向下蔓延,衬得阴户屁股更为雪白晶莹,
泛出淡青之色。两片大阴唇嫣红如火,向外翻起,阴唇顶上夹着一颗花生米大的
肉芽,正是母亲的阴核。阴道口微微开启,深幽潮湿,红红的壁肉亦向外微翻,
如同婴儿索吻的嘴。
 韦小宝欲念如狂,猛的将头埋入母亲的两腿之间,紧紧的,紧紧的将嘴压在
母亲的小阴唇上,与母亲下面的嘴巴开始疯狂亲嘴!
 当他将深深探入母亲阴道深处的舌头转移到母亲勃起的阴核,大力吮吸时,
母亲突然全身一震,发出一声呻吟!
 韦小宝顿时全身僵硬,浑身冷汗涔涔流出,再也不敢动弹一下。

三、  韦小宝摒住呼吸,连头也不敢抬一下,侧耳倾听,一片死寂,就连自己的心
跳也彷佛突然停止;片刻之后,才听见自己急剧的心跳声,一下比一下重,一声
比一声响;最后充斥了所有的听觉。冷汗沿着额头,背脊在脸上,身上流淌。
 也不知过了多久,韦小宝只觉得臂酸腿麻,浑身冰凉,耳中也逐渐恢复正常
了,他这才听见母亲轻微而均匀的鼾声。
 韦小宝抹了抹冷汗,直起身来,原先坚硬如钢的大阳具早已因惊吓而萎缩成
一小团。
 母亲玉体横陈,肥白巨乳随着呼吸巍巍乱颤,雪白而微微凸起的小腹,乌黑
卷曲的阴毛,以及淫水涓涓,幼嫩鲜红的阴户,使得惊魂甫定的韦小宝登时欲焰
复燃,浑身陡热,鸡巴也立即迅速膨胀,剎那间暴长为八寸长的钢盔怪物,雄赳
赳,气昂昂的上下跳动。
 韦小宝定了定神,心道:「辣块妈妈,老子真没出息,娘敞着个阴户躺在这
儿,老子都没胆操。他奶奶的,这般胆小,岂能成大事!」
 一念及此,韦小宝一咬牙,用手握直硬梆梆的大鸡巴顶在了母亲的阴唇上,
龟头青中透红,阴茎青筋暴起,母亲的两片阴唇如沾露牡丹,花心微展,他的口
水与母亲自然流溢的淫水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下闪闪发光,使得母亲那诱人而神秘
的阴户宛如一处绿草茵茵,泉水的美妙山谷。
 这就是十八年前他出生的地方,这个一丝不挂、阴户大开、任凭他奸污的女
人,就是他的生身母亲。也就是他自懂事以来,就梦寐以求,想要疯狂奸污的女
人。
 她的肥臀、她的巨乳,她雪白的两条大腿以及之间的那个阴门,都是他长期
以来,梦里、幻想里,肆意奸淫蹂躏的地方。
 韦小宝突然觉得一种巨大的幸福,那股在他身上如烈火燃烧的欲望就要实现
了,他就要成为大清帝国第一个可以尽情强奸亲娘的幸运者,什幺伦理、什幺禁
忌,都他妈的滚蛋!只有母子乱伦才是真正的天伦之乐!
 韦小宝舔了舔乾渴的嘴唇,低声道:「娘,你天生是我的女人!十八年前我
从你哪儿出来,今天我就要从你哪儿进去!」
 他猛一挺臀,坚硬无匹的硕大鸡巴就疯狂的捅入了亲身母亲的神圣阴道!
 这时候灯火摇曳,阴风忽起,窗外猛然响起一个惊雷!
 就在韦小宝的龟头顶开母亲阴唇,向阴道里猛然挺进的时候,他忍不住极度
兴奋与母亲潮湿温暖的阴道紧紧包裹的快感,从喉咙里挤出了一声困兽般的低吼
声!
 「我终于操了娘的浪穴!」
 他激动、欣喜、疯狂,难以置信的望着母亲无助横陈的肉体,望着母亲那被
他巨大阴茎撑的向外翻卷的嫣红阴唇,韦小宝感觉到幸福与欲望化作两股火苗,
纠缠离合,从他的龟头顶端急速向上窜烧,剎那间直灌头顶。
 他发了疯似的压在母亲赤裸的肉体上,一边又吻又咬、一边又揉又掐,同时
屁股疯狂挺动,狂风巨浪般的抽插着母亲的阴道!
 韦小宝一手从母亲雪白的臂膀下伸过,托正母亲春梦正酣的脸容,一手肆意
揉捏玩弄母亲白嫩高耸的肥乳,舌头在她两乳之间游走。
 最后,在母亲坚硬挺立的大奶头上停住,怀着一股阴暗的、邪恶的喜悦,韦
小宝轻轻咬住母亲的奶头,舌间轻轻一舔,然后吐出奶头,用舌头迅速的来回舔
动这颗艳红的樱桃。
 韦春芳梦中隐隐约约觉得阴户被一根巨大的东西塞住,来回抽插,而乳头又
被一个柔软而潮湿的东西反复击打,一浪一浪的快感袭了上来,这感觉是如此美
妙,她禁不住在梦中漾开春意盎然的微笑。
 韦小宝无意抬头间,见母亲唇角上扬,梨涡浅浅,满脸尽是嫣然春色,心头
大震,只道母亲已经惊醒,再一细看,母亲双目犹闭,鼻息均匀,方知在发春梦
而已。
 见着母亲梦中微笑,韦小宝更加兽欲如狂,托住母亲头部的手向下移去,紧
紧的抓住母亲丰肥雪白的大屁股,用力的向上托起,大鸡巴猛力的,深深的,顶
入母亲阴道深处,直抵子宫颈!母亲在梦中发出一声细弱的呻吟。
 韦小宝淫笑着,低声自言自语:「我的亲娘,儿子的鸡巴大不大?操得你爽
不爽?啊﹍﹍啊﹍﹍操死你,操死你!你个浪婊子!」
 韦小宝的阴茎在母亲的蜜洞里迅速挺动,母亲阴道幼嫩的肉壁紧紧夹着他的
肉棒,彷佛一只柔软的手紧紧握住,又犹如一张潮湿的嘴在不断吮吸他的龟头。
 韦小宝喘息着,强忍住龟头所传来的极度快感,交换吮吸着母亲的两个大奶
头,右手揉面团似的揉搓母亲极富弹性的浑圆巨乳,彷佛要竭尽全力将母亲的乳
房揉碎。
 「哦﹍﹍哦﹍﹍我的亲娘﹍﹍你的小浪穴真他妈的紧﹍﹍辣块妈妈﹍﹍操死
你!﹍﹍操烂你的贱穴!﹍﹍哦!﹍﹍哦﹍﹍」
 韦小宝的脸因快感而扭曲,咬牙切齿的叫着,喘息如牛,奸淫着沉睡中的母
亲。
 韦春芳的玉容逐渐泛红,眉头微微蹙起,鼻尖渗出几颗晶莹的汗珠,更添娇
媚之色。
 韦小宝邪笑道:「妈,大鸡巴弄痛你啦?﹍﹍哦哦﹍﹍我还要捅穿你的阴道
呢!﹍﹍小贱穴﹍﹍千人操万人干的臭阴户﹍﹍这回轮到你亲儿子操你了!﹍﹍
哦﹍﹍妈﹍﹍我的妓女亲妈﹍﹍奸死你!操死你!」
 一边说着,一边加大了抽插的力度,直起腰来,跪在母亲两腿之间,双手将
母亲的腰朝里一拉,将母亲的两条玉腿搭在自己的腿上,然后双手抓住母亲的肥
臀,前后推送。
 阴囊重重的抽打着母亲的阴户,小腹也因大力拍打而发出「噗噗」的肉击响
声。睡梦中的母亲淫水横流,四下飞溅,床单已湿了一大片。
 母亲的阴道嫩肉在儿子疯狂的奸淫抽插下,翻里翻外,每一次捅扎都会带出
大量的淫水。
 韦春芳发出轻微的,娇弱的呻吟声,随着儿子每一次抽插,每一次奸淫而时
断时续,鼻息也逐渐重了起来。
 韦小宝双手在母亲肥乳上狠命揉搓,目不转睛的盯着母亲酡红娇艳的面容,
「娘﹍﹍你的乳房好大呀﹍﹍你知不知道从小我就想揉你的大乳房﹍﹍吸乾你的
奶汁﹍﹍干穿你的烂穴﹍﹍哦哦﹍﹍哦﹍﹍哦﹍﹍大鸡巴儿子操得你爽吧?﹍﹍
哦﹍﹍爽﹍﹍爽死我了﹍﹍妈﹍﹍你的小阴道好紧啊﹍﹍」
 母亲浑身香汗淫淫,恍惚间气喘吁吁,秀发凌乱的散落在枕上,衬得玉体更
是莹白胜雪。一双肥硕的巨乳随着儿子的奸淫巍巍乱颤,红艳坚挺的大奶头在儿
子的指缝间屹立;那对雪白的肥乳上已满是紫青与咬痕,乳头的周围有几圈深深
的牙印;莹白皙长的脖颈也布满了紫红色的吻痕。
 乱伦的狂喜与性交的极乐,让韦小宝在欲海里沉浮卷溺,他疯狂的发泄着、
抽插着,奸淫着母亲雪白肥腴的肉体,尽情凌虐、玩弄昏睡的母亲。
 而可怜的母亲,在睡梦中被禽兽儿子狂奸滥淫,却丝毫不知,还以为自己在
一个真实而淫乱的春梦里。
 韦小宝感觉那股强烈的快感越来越激烈,越来越难以控制,他知道极限已快
到,于是不顾一切的抱紧母亲的肉体,激烈的挺动鸡巴,猛烈奸淫母亲的阴道,
作最后冲刺;同时嘴在母亲白肥巨乳上乱亲乱啃,吮吸母亲已经红肿而微微渗出
血丝的乳头。
 他红着眼,咬紧牙关,从喉咙里挤出呜呜的吼声,在心里嘶吼:「娘﹍﹍你
这个贱货﹍﹍操死你!﹍﹍操烂你的子宫!﹍﹍浪穴﹍﹍干死你﹍﹍干死你!」
 他一下比一下猛烈,一次比一次深入,每一次撞击都深深捅入母亲阴道最深
处的花心,每一次撞击都震得母亲肉体乱颤不已。
 终于,他阴囊紧紧收缩,从会阴处感到一阵凉意,然后一阵无可抵挡的极度
快感便如惊涛骇浪从下而上,掠过背脊,席卷全身,最后猛烈冲击至他的头顶。
 韦小宝发出一声怪异得接近于哭泣的嚎叫,死死抱住母亲,将鸡巴顶入母亲
花心最里,全身抽搐,龟头乱跳,精液如同决堤怒水一泻千里,源源不断的射进
了母亲的子宫里!
 韦春芳睡梦中依稀觉得花心突受一阵滚烫的洪流冲击,同时乳头被谁紧紧咬
住,死死吮吸,上下快感交加爆发,一阵暖流激蕩全身。她微喘连连,在梦中蹙
紧眉头,弓起了身体,全身一阵颤动,然后瘫软下去。
 良久之后,韦小宝抬起身,吐出一口气,看着母亲被他奸淫得一片狼籍的肉
体,看着母亲红肿的阴户,满布牙印的肥乳,兽欲又再次点燃了。
 他看了看母亲微启的樱唇,闻着那如兰吐气,突然淫笑起来:「妈,现下我
要奸淫你的樱桃小嘴﹍」
 他眼光向下一拂,掠过母亲磨盘大的白肥屁股,接着淫淫笑道:「还有你的
小屁眼﹍﹍」

四、  韦小宝用手扶起逐渐变硬的阴茎,抵在母亲的嘴唇上,淫笑道:「妈,尝尝
你亲儿子的大鸡巴是什幺味道。」龟头在母亲柔软湿润的樱唇上上下摩擦。
 只见母亲云鬓凌乱,脸似桃花,睡眼如丝,肌肤胜雪;而其儿子的青筋怒涨
的大鸡巴在她娇艳的睡容上肆意抽打,时而磨其玉靥,时而擦其唇瓣,紫红的大
龟头快速摩擦母亲的樱唇,迅速膨胀,更硬更长;龟头掀动母亲的唇瓣时,母亲
微微低吟,贝齿如玉,气如兰馨。
 韦小宝奸淫母亲之后,情绪大定,早已不似起初之时心惊胆跳,生怕母亲惊
醒。相反,气定神閑亵玩母亲之时,竟有一种奇异的心情,希望母亲突然醒来。
 「娘,若是你现下醒来,见着亲儿子的大鸡巴在你嘴边,会怎幺想呢?」韦
小宝低声淫笑道。
 他舔了舔嘴唇,道:「亲娘,儿子我孝敬孝敬你,让你吃一根苏州的香趐蛋
糕!」
 缓缓将暴涨的阳具顶开母亲的唇瓣,一点一点的,捅入沉睡的母亲微启的嘴
里。龟头在母亲紧紧包裹的唇瓣里微微跳动,然后触着冰冷的贝齿。
 母亲睡梦中感觉粗大坚挺的异物顶着自己的牙齿,上下乱撞,不由下意识的
张开了牙齿。
 韦小宝见缝插针,立即收腹挺臀,用龟头撬开母亲的编贝玉齿,猛然捅入母
亲的口腔!
 这一下来势凶猛,猝不及防,母亲齿尖轻轻刷过龟头,韦小宝发出一声痛苦
与极乐交织的呻吟;伴随些微疼痛,大鸡巴立即进入一个温暖潮湿的美妙世界。
 韦小宝只觉自己的阳具在母亲温柔湿润的嘴腔包围之下急剧膨胀,比平时还
要大上几分!而此时他犹有四寸阴茎露在母亲嘴唇之外。
 韦春芳梦中只觉那坚硬粗大的异物长驱直入,顷刻间死死顶住她的咽喉,让
她几乎无法呼吸!
 韦小宝欲火熊熊,跨坐在母亲的白肥巨乳之上,一手抓住母亲的秀发,一手
托住母亲的后脑,然后再一挺腰,狠狠的将大鸡巴连根插入母亲的口中,直抵她
咽喉深处!
 母亲黛眉紧蹙,俏脸涨红,猛的咳起杖来!
 韦小宝丝毫不顾,双手前后拉动母亲的头颈,屁股耸动,一下一下将大鸡巴
反复插入母亲的口腔与咽喉!
 韦春芳难受之极,恍惚间花容通红,欲呕不得,只能用舌尖紧顶住滚烫的阳
具,随着龟头猛烈的进出而自动吮吸。
 如此约一盏茶的工夫,韦春芳逐渐适应了儿子的大鸡巴在其口腔与喉咙内的
奸淫频率,开始下意识的有节奏地用嘴套弄吮吸那根粗大火热的鸡巴,一如日常
为其他嫖客口交。
 韦小宝只觉龟头传来阵阵趐麻的快感,而卵蛋每次撞击母亲樱唇玉齿,亦带
来急剧的快意。
 他爽得呵呵大叫,更激烈地挺动大鸡巴,疯狂奸淫着母亲的樱桃小嘴,邪笑
道:「妈,你这个烂婊子、死淫妇,儿子的鸡巴好不好吃?」
 韦春芳睡梦中感觉到那巨大粗野的攻击在口腔与咽喉里肆意施虐,彷佛又回
到年轻之时,首次被迫为一个彪形大汉口交的情景。
 其时她瓜期初破,阴户犹痛,便为三个大汉点中服侍。
 一个不顾其悲啼,悍然将六寸长的阳具连根捅入她血痕犹在的红肿阴户,一
个用双手揉挤她莹白丰肥的双乳,夹住他恶臭不堪的鸡巴进行乳交;另一个则淫
笑着捏住她的脸颊,挺起硬梆梆的大鸡巴顶开她嘟起的嘴唇,一下就侵入了她幼
嫩的腔喉。
 整整两个时辰里,她遭受了不下四轮的兽虐轮奸,当他们终于离去时,她早
已被蹂躏得面目全非,阴户血肉模糊,满是鲜血与精液;嘴里、脸上、双乳之间
也尽是精液;浑身遍布青紫淤伤。
 韦春芳迷离之间,悲从心起,在梦中呜咽起来。
 韦小宝见母亲一边自动机械的套弄吮吸自己的阳具,一边低声抽泣,玉体纵
横,宛如沾露香草,带雨梨花;不由起了怜香惜玉之心,柔声道:「妈,妈?」
 当是时,忽听得门外有脚步声由远而近,并有人声低语。
 韦小宝心下一凛,从母亲嘴里抽出湿淋淋硬梆梆的阳具,翻身下床,取了衣
服立到门边,侧耳倾听。
 那脚步声果然是朝这而来。
 仔细辩听,竟有四人之多。
 其中一人笑道:「原来如此。若小弟知道此女竟是那臭小子的亲娘,岂能如
此便宜便放过她?」
 另一人道:「此人便是两位先前所说的当今满清狗皇帝座前第一红人吗?」
 韦小宝心中大惊:「莫不是在说我幺?」
 又听得第三人沉声道:「此人诡计多端,切不可掉以轻心,让他跑了。」
 第一人道:「这小子刚到扬州,也不知来这看过他妈没有?若是见着他妈那
淫浪之态,不知会怎生想?哈哈哈。」
 韦小宝这回听得分明,此人正是几个时辰前将母亲奸淫得死去活来的刻骨仇
人郑克爽!
 韦小宝冷汗直冒,凝神倾听。
 再听得片刻,心中惊惶更盛,原来那第三人竟是当日被他用计所赚,自断手
指的西藏大喇嘛桑结!
 韦小宝饶是智计百出,此时亦是一筹莫展。
 母亲窗外便是庭院,若是越窗而出,只怕立时便被发觉。
 那四人越走越近,眼见已到了门外!
 郑克爽说:「此番先擒得韦小贼的贱娘,便不愁他不就範。」
 第四人笑道:「若抓住那个小鬼,师姐可要欢喜之极了。郑公子,师姐还在
睡幺?」
 声音清脆动听,竟是阿珂的师妹阿琪。
 韦小宝一咬牙,窜入床底,屏息凝神。
 门「吱嘎」一声开了,四人走了进来。
 忽听阿琪一声惊呼,郑克爽淫笑道:「这个淫妇也不知刚被谁操过,竟这般
淫浪。」
 阿琪怒道:「葛尔丹,你在看什幺?」
 那葛尔丹咳了一声,尴尬道:「江南的衾被果然不同塞外。」
 阿琪跺足嗔道:「瞧你那色迷迷的样,有那幺好看幺!」
 突然又是一声闷哼,阿琪软绵绵的倒了下来。
 桑结道:「殿下莫怪,阿琪姑娘若不小睡一会儿,我们只怕不好办事。」
 想是桑结出手点了阿琪黑甜穴。
 郑克爽淫笑道:「殿下久居塞外,不知是否见过江南的花柳?」
 葛尔丹呵呵笑道:「郑公子,实不相瞒,小王阅女无数,却不曾见过如此妖
艳的徐娘。」
 郑克爽笑道:「既是如此,我们何妨一同消受消受?」
 葛尔丹会意的淫笑道:「正所谓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。只是不知法师有无兴
趣呢?」
 桑结微微一笑道:「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。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?」
 三人俱是哈哈大笑!
 韦小宝在床下听得肝肺欲炸,恨不得跳出来与之一搏;终于强压怒火,握拳
静观其变。
 三人淫笑着脱去周身衣服,向床上一丝不挂、玉体横陈的韦春芳逼去。
 可怜韦春芳好梦正酣,方饱受亲身儿子的肆意奸淫,又要为三只禽兽疯狂轮
奸!
 (完)


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我是菜鸟,请喜欢的朋友点“感谢”支持一下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